书趣阁_笔趣阁 > 随身幸福空间 >第九十一章 大结局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九十一章 大结局

    姜孟城回来以后,在家里休息了好几天就开始去上班了,在这几天里,跟三胞胎还有乌朵朵过着一家人正常的夫妻生活,如同平凡的夫妻一样,姜孟城白天帮着照顾三胞胎,跟三胞胎一起玩,在三胞胎蹲马步的时候也陪着一起,还教他们几招简单的招事,又教三胞胎下棋,在这几天,他就是一个慈爱又严格的父亲,却不会以暴力说话,而是跟三胞胎摆事实讲道理。

    跟乌朵朵呢,白天也尽量忍着不亲热,晚上的时候就拉着乌朵朵进空间里,要求这样那样,最让姜孟城欣喜的是由于小别胜新婚,咳,之前姜孟城一直想要尝试的姿势,乌朵朵之前死活不同意,觉得实在是太丢人了,这一次却在姜孟城半推半就之下就依了,差点没把姜孟城乐疯了!o(╯□╰)o

    姜孟城高兴坏了,于是,姜孟城这几天显得特别的忙活,白天上午跟下午的时候,对于姜孟城来说是亲子时间,效果也显然不错,目前为止,三胞胎跟姜孟城的父子之情突飞猛进。中午的时候呢,姜孟城倒是没有忙着找乌朵朵亲热,让乌朵朵松了一口气,不过中午的时候他也没睡觉,有一次乌朵朵好奇的看了一眼,还以为是处理什么公务呢,哪里知道只见那网页上打着几个大字:古往今来令人难忘销魂,高难度的姿势???o(╯□╰)o

    乌朵朵当时就震惊了,指着那电脑问姜孟城:“你,你。这几天就是在忙活这个?”

    “是啊。是啊!阿朵老婆。你过来了?快,你看看这个姿势怎么样,要不我们晚上试试?看着就让人觉得不错!”姜孟城还不以为耻,很高兴的跟乌朵朵讨论上了。

    当场让乌朵朵羞红了脸之余,落荒而逃,连指责姜孟城的话都忘了说,尽管再开放,乌朵朵也没开放到这一步。

    那晚上的时候。不用说,自然是抓紧一切机会缠绵,还顺便把自己从网上搜罗的姿势磨着乌朵朵一个个的做一遍。

    这般充实的过了几天,终于到姜孟城去报道的日子了,这一天早上姜孟城清气爽的起床了,自去刷牙洗脸,还体贴的亲了乌朵朵的额头一下:“乖,你不用起那么早,早上我自己去做饭,你等着吃现成的好了!”

    乌朵朵可没有心思要给姜孟城做早饭。只感觉浑身酸痛,她始终不明白一点。为什么同样是两个人的事,折腾了一晚上,姜孟城永远能清气爽的起床,还容光焕发,而自己呢,只能凄惨的躺在被窝里,眼窝发黑,浑身发痛,浑身没力,连动一下都懒呢!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今天要上班了,姜孟城想着以后没有像今天这么逍遥了,昨晚真是狠狠的要了乌朵朵好几回,最后一次还猛烈的让乌朵朵昏过去,这才依依不舍的罢手。

    这还不是最可气的,最可气的是姜孟城事后还咂咂嘴,遗憾的道:“唉,真是不过瘾!阿朵老婆,什么时候你的体力能好一点呢!”o(╯□╰)o

    当场让乌朵朵拍死姜孟城的心都有了。

    姜孟城吃好了早饭就去报道了,对于京城公安局总局局长姜孟城倒是一点都不陌生,甚至对于一些业务还算是熟悉的了,因为以前这一块是高褶家的人负责的项目,在那些旁支的被打压下后,这个职位就一直空着,直到姜孟城自x师中出来,仿佛这个职位就是为姜孟城留着的。

    报道第一天,姜孟城本来是打算回家吃饭的,但是南宫茨、高褶等几个兄弟非闹着给姜孟城接风洗尘,见姜孟城要说话,还指责姜孟城,见色忘友,自从娶了老婆以后竟然对自己几个兄弟视而不见,约会的事从来是能推就推。

    姜孟城却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道:“小孩子瞎参合什么,等你以后结婚了就知道了!”

    “知道什么?哼,出息,不说别人,要是我,肯定不会这样!”南宫茨气哼哼的道。

    几个兄弟一起指责姜孟城,就算是姜孟城的脸皮再厚,也拦不住了,只能自罚三杯了。

    在业务上,姜孟城接手的很快,管理的也很顺利,没有人特意给使绊子,就是在官场上的交际,因为姜孟城离开的久了一点,忽然的有点不熟悉了。

    而在接了京城公安局总局局长之后,官场上的事自然是不可避免的要应酬了,每天都有人请,这个宴会那个宴席的,让以前下班以后就没有什么事干的姜孟城忽然的有些陌生了,在过了几天这样的日子后就开始适应了。

    与此同时,乌朵朵出去的时候也增多了,因为每一次参加宴会,姜孟城都把乌朵朵带了过去,今天参加这个宴会,明天参加那个宴会,乌朵朵之前也是有参加过不少的宴会,对于这些应酬早就适应了,每一次参加宴会都没有失礼的地方,相反,还让京城上流社会的人认识到乌朵朵,都让那些之前在背后好奇乌朵朵的人不禁在心里赞一声姜孟城的眼光不错,虽然这乌朵朵没有什么出身背景,但是在这种场合还能应对自如,就可以看出不是个简单的人物了。

    这一次,乌朵朵才算是真正的跳入上流社会的圈子,之前的话,也不能算是没有进去,只是姜孟城不在,像这种有男人之间的觥筹交错的宴会,乌朵朵是一概不参加的,毕竟姜孟城不在,总不能让自己一个人去吧,所以,乌朵朵多是参加女生之间的聚会,这样一来,京城势力真正做主的人认识乌朵朵的就很少了。

    而随着参加这些宴会的深入,乌朵朵也才发现了姜孟城之前告诉自己的事情果然一点都不夸张,没有想到竟然真的在上流社会有这么多那么让人触目心惊的事,不过后来想想。乌朵朵也就释怀了。上流社会那些不为人知的隐秘都不是少数。有时表面越是光鲜的,底下说不定就越是丑陋,这个世界上什么样的人都有。

    而相对于平民百姓生活多在于为了生存挣钱养家,只为了追求物质需求,而这些上流社会的生来不会饿肚子,才有这花花肠子想写乱七八糟的,正如那句话所说的:吃饱了撑的!

    乌朵朵此刻很能彻底理解了这句话,也就是因为这样。所以上流社会这些乱七八糟的实在是让人看了糟心。

    不过,这种事情看习惯就好了,小三小四的,包二奶的什么的都有,乌朵朵也开始麻木了,让她有些耿耿于怀的就是别人说起姜孟城的排一排可以伸长到上下五千年的情史了,当然,别人拿姜孟城情史挤兑乌朵朵的时候,面上乌朵朵总是很大度的微笑道:“人都有不懂事的时候吧!”或者是惊讶的道:“是吗?还有这种事,哎呀。我都不知道呢,阿城也没跟我说过!”有时别人挤兑乌朵朵狠了。乌朵朵也不怕得罪人,转头就把姜孟城叫过来问一问,一下子就让那不识趣的人白了一张脸,后面也没有什么好结果,忽然莫名其妙的很倒霉了。

    姜孟城也没有好过到哪里去,每一次发生这样的事情一次后,姜孟城回去就要受罚,唉,今天跪搓衣板,明天就改不让睡床,睡地板,让姜孟城哭着喊着:“阿朵老婆,我还是跪搓衣板好了!”

    后来,乌朵朵还发现一招对姜孟城绝对有xx级杀伤力的招数,把姜孟城绑起来,然后呢,嗯,当着他的面,一件一件的慢慢的脱着自己的衣服,等到某人的小帐篷翘起的时候,还慢慢的走进磨着,然后就一直看着姜孟城求饶,欲火焚身而不得,没把姜孟城痛并快乐死!

    这一招的杀伤力绝对是巨大的,姜孟城刚开始对那些不识相的还只是小惩大诫,后来这一次事件后,乌朵朵就发现了,在自己面前挤兑人的少了,而且渐渐的没有了,她还觉得奇怪呢。

    后来,有一次跟一个比较好的闺蜜聊天才知道,原来自那次之后姜孟城发狠了,再挤兑自己的阿朵老婆,那可就不是小惩大诫了事了,姜孟城直接严重处罚,轻则被离职,重则把那人的罪证搜罗呈给法院,再施压,这样一来,不开眼的人就没有了。

    乌朵朵在心里笑的要死,对于能报复姜孟城,她很得意,发展到后来,乌朵朵只要想起有那么一段情史,她就要惩罚姜孟城一回,醋劲越发的大了。

    而姜孟城呢,面对乌朵朵这般强烈的占有欲,反而乐在其中,每次都非常的配合!因为那可以看见乌朵朵不同的一面。

    其实,那次姜孟城那么严惩那些人,却不是乌朵朵想的理由,而是他第一次意识到原来乌朵朵这么在意他的过去,所以,他自然是不能让这些过去影响自己老婆大人的心情了。更何况,姜孟城猖狂的心想:我姜孟城的媳妇,你们也敢惹?真是不想活命了!

    在官场上,姜孟城过的很顺利,乌朵朵也把三胞胎送去学武了,自然是送去姜家的内部学习姜家的武功了。乌朵朵打算等孩子们学好了以后,再来学习叶家的太极。

    叶家已经在京城开了第一家武馆了,自然是姜孟城帮忙找的了,有时乌朵朵没事的时候就去叶家武馆教学,更多的是去那里联系武功。这源于叶师弟对于乌朵朵武功的退步很不满意,在京城开武馆的时候也跟着过来当总教练,狠狠的训斥了乌朵朵一番,最后让乌朵朵在有空的时候就过来练武,晚上不行就上午,上午不行就下午,反正一个礼拜至少要学三次。

    乌朵朵自然是不敢有异议的遵守了。

    而乌朵朵空间的人参跟何首乌等多种名贵的药材也有两百年的药龄了,这一次,姜孟城在官场上的经营,升职的事就全靠这些东西了。

    只见那两百年药龄的人参,正宗野生的,都快有了人形了,开的人参果个大红艳,吃一颗,那增加的功力顶十年呢!就算是人参的效用也很大。反正空间的人参不少。每次给家里炖汤的时候。乌朵朵就会切一两片放进汤里跟着一起炖了,结果,家里的每个人的面色红润,元气十足。

    于是,只要碰上要送礼的,姜孟城就从空间里挑,送人,送给谁。都有定数的,姜日澜都已经给姜孟城规划好了,连对方喜欢什么,应该送什么都给查的清清楚楚,等于就是把沟渠挖好了只需要最后引水进去就可以了。

    所以,在在京城公安局总局局长做了一年的位置后,姜孟城又升职了,成了国家公安局里的一名副局长。

    这一天,京城的机场,一名拉着时尚的轻巧的行李箱的一个人走了出来。身穿高跟长筒靴,一双修长笔直的长腿显得优雅迷人。披着一头金色卷发,一张秀气的瓜子脸,微微一笑的时候,那大大的眼睛仿佛会说话一样。

    这个人就叫做白韵琪,此时她一边往外走,一边操着一口流利的英语跟着对方不知道在说着什么呢。

    白韵琪不经意的抬头一看,只见那播放着新闻的大屏幕上出现一个她熟悉又陌生的人,白韵琪的手不小心一松,啪嗒的掉在地上,满脑子里只剩下刚才大屏幕上播报的话:“目前,姜孟城成功任职国家公安局副局长,今天新官上任三把火,凭着过人的才能,姜孟城精辟的对当前国家公安问题指出了两个问题。”

    如果姜孟城在这里,就会发现这个女人也很熟悉,在美国执行任务的时候,他跟她还有一面之缘!

    白韵琪吃惊的看着电视上面那一脸刚毅的男人,怎么,怎么会坐上了国家公安局副局长?他才多大?三十三,三十四?还是三十五?总之没有四十岁!

    这时,掉在地上的手机传来喂喂的声音,白韵琪回过,赶忙捡起手机,用美式英语说道:“嗯,我知道了,你放心吧,嗯,好了,我知道了,我不会出现在你妈面前的,我知道我自己的身份,嗯!”

    白韵琪挂掉电话后,出了飞机场去打车去一家酒店,等明天再开始找房子住,不过,现在白韵琪顾不上这个了,进了酒店的第一件事就是联网上百度,输入姜孟城三个字,一下子,关于姜孟城的消息不少就跳了出来。

    当看到姜孟城的那些履历的时候,白韵琪呆坐在凳子上,怎么会?怎么会这样,难道他不是屌丝吗?他家不是很穷吗?他不是连份礼物都买不起吗?怎么会成了姜家的嫡孙?

    对于姜家,白韵琪还是知道的,京城几大世家,最有名的就是姜家、南宫家、高家、胡家等等,对于白韵琪这个立志找个高富帅的来说,自然是知道姜家代表的是什么了,那是她一辈子都无法触手可及的领域,就连她现在攀上的富二代都无法接触上的,对方顶多就算是二流的世家罢了,跟姜家一比,简直是不值一提,可是,怎么会,姜孟城怎么会变成了姜家的嫡孙?

    白韵琪在昨晚回来之前还在想,如果,如果自己当时不跟姜孟城分手,一起奋斗一辈子的话,那么,是不是现在的生活会完全不一样,他们会平淡而幸福?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自己是个被人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人,对方还吊的不可一世,实际上,也不过是个富二代而已!

    白韵琪有那么一瞬间的后悔,但是随即就否定了自己的瞎想,心想:如果真的跟姜孟城在一起的话,自己岂不是要干活干粗了自己修长而美丽的双手,整天跟人讨价还价,过上白骨精忙碌繁杂的生活?岂不是什么悠闲的时间都没有了?而看看现在的自己?想要出国旅游就出国旅游,不用挣钱就有钱花,在美国留学了那么久,现在认识的这个人也是自己最看好的了,对自己也算是最好的,只要自己再努努力,嫁入他们家,就成了贵妇太太了,从此什么都不用做,也不用担心什么了。

    但是现在,白韵琪的话,真是后悔了,整个人如同被雷电击中了一样,这时的她才后悔,为什么,当初没有跟姜孟城有同甘共苦的心,如果,自己能坚持下去,那么,是不是他现在身边站着的人就是自己?是不是自己连去国外奔波都没有呢?

    而且。如果他真的是官二代的话。那么。自己岂不是就可以嫁给自己心爱的人,还可以过上想要的生活?

    想到这里,白韵琪摩挲着自己的手机,里面有姜孟城的电话,想了想,白韵琪摁下了拨打键,然而,却是传来一阵忙碌的忙音。

    白韵琪挂掉电话。手都是抖的,原来,原来,这个手机号码他还没有换掉,他还用着这一个?幸好,幸好!

    幸好什么?白韵琪其实当时为了怕姜孟城纠缠自己,耽误自己找金主,就把电话号码给换了,并且所有的同学都通知了,就没有通知了姜孟城。

    还怕姜孟城会来问自己的好友。特意叮嘱了不能跟姜孟城说,要说白韵琪对姜孟城自然也是有真感情的。当时分手,白韵琪也狠狠的哭了两三天,但是她却知道,爱情不能当饭吃。

    然而,现在,白韵琪后悔了,此时的她想起了她们在一起的时候甜蜜的日子,一起去看日出,一起去做陶泥,一起在街上遛弯,就是很少有花钱的项目,因为姜孟城当时没钱,穿着一身洗的发白的夹克,早上还要去赶着给人送外卖,那是穷人才会干的事情。

    姜孟城开完会后走出来,拿出自己的手机,觉得有些奇怪,自己这个手机怎么会有陌生的号码打进来呢?还没有显示名称?要知道自己的这个手机自高中就没有再换过号码了。

    因为这种是私人的手机,跟公务上的手机是分开的,所以姜孟城确定这个手机只有比较亲密的人才会知道。

    姜孟城也没有多想,就回拨了过去,这时的白韵琪正在回忆,忽地手机铃声响起,吓了她一大跳,一看手机上显示的更是手都在发抖,摁了接听键,她的声音不自觉的柔和,温柔着:“喂,孟城!”

    “诶,你好!”姜孟城奇怪,这个声音怎么感觉有些耳熟呢,但是他还真是想不起是谁了,而且,对方喊自己这么亲热,偏偏自己不记得是谁,姜孟城更是觉得奇怪。

    “孟城,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们,一起喝个咖啡怎么样?这么久没见了,也不知道,你过的怎么样了!”白韵琪声音温柔,和风细雨的道。

    姜孟城想了想,道;“唔,这几天我都没什么时间,要不这样,等我有时间了我再给你电话!你的电话是现在的这个?为什么我听你的声音有些耳熟,但是手机上却没显示呢?”

    白韵琪的手顿时一紧,随即又放松了,缓了口气的道:“我是白韵琪,你不记得了吗?”声音里含着失落,那甜美的嗓音居然含着悲凉的感觉,让听的人都忍不住想要安慰一下。

    姜孟城此时却没有这个感觉,只是一惊,随即又笑着道:“哦,原来是白韵琪啊,怎么你好像换手机号了?”心不在焉的说着话,记忆却回到了那个屈辱的时刻。

    当年姜孟城跟老爷子打赌,要自己证明自己的能力,不靠家里,他一样能生存的好好的,甚至连生活费都不用家里出。

    就是在那时,姜孟城碰上了他的初恋情人,对于白韵琪来说,这是一段甜美的回忆,对于姜孟城来说却是屈辱,那时,姜孟城满心的以为自己找到了一个可以共度一生的,就像老爷子说,可以跟你同甘共苦,不在乎你的家境的人,结果,却在他踌躇满志的想要打电话跟家里介绍白韵琪的时候,她提出了分手,尽管她说的再好听,姜孟城却也不是傻子,没有忽视她说她想要找的是个高富帅,不是他这样的屌丝,跟他在一起的感情很美好,但是,爱情不能当饭吃,所以她要分手,并且要求姜孟城以后都不得去找她。

    从小到大,姜孟城被谁嫌弃过啊,还嫌弃的这么狠?在白韵琪来看是和平又真心的为姜孟城着想的分手,在姜孟城看来却是屈辱,他也不否认自己确实是有个美好的初恋。

    后来,姜孟城有一段时间颓废了,跟老爷子认输,重新回到姜家,又过了半年醉生梦死的生活,随即想不过去,自己跑去了f省当起了一名小小的武警干部,从小开始做起,就只是为了证明自己的实力。

    白韵琪却不知道姜孟城在想着什么。有些失落的道:“我已经换了好久的号码了。你都不知道吗?”

    姜孟城。无可无不可的嗯了一声。

    随即,白韵琪又道:“孟城,那,你看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们能出来见见吗?”

    “啊,随便,不过我这几天都忙,呵呵!”姜孟城道。

    白韵琪不放弃。想到网上说的他已经结婚了,白韵琪开玩笑似的道:“哟,就是朋友见一下,你还顾忌这么多?是不是嫂夫人不愿意你出来见面啊?”

    “这不关她的事,我是觉得就光我们两个人,有什么可以聊的?”姜孟城有些不客气的道,想到自己那段时间的痛苦,他就想把这些都还给白韵琪。

    不过,对于现在的姜孟城来说,白韵琪早就是路人了。现在想想,姜孟城都觉得自己真是瞎了眼。当时付出了那么多真心,却换来一句分手,还嫌弃自己家没钱,真是瞎了眼啊,幸好,我找到了自己的阿朵老婆,她那么可爱,又好,全世界最好的老婆就是阿朵老婆了!

    想到乌朵朵,姜孟城的心里一片柔软,连带着说起她时,都放轻了声调。

    白韵琪自然听出了其间的区别,变了一下脸色,随即委屈的道:“孟城,你一定要这么跟我说话吗?我知道,以前是我不对,可是,……”

    姜孟城被纠缠的有些无奈,他倒是想放放狠话,但是面对初恋,那种复杂的心情,真的很纠结。

    所以,姜孟城沉默了一下,道:“好,你说吧,你什么时候,什么地点?”

    白韵琪一喜,心想:果然姜孟城还是有我的,否则不会自己只是委屈一下,他就妥协了,看来大家都说的没错,人对初恋都是难以忘怀的,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

    白韵琪含着喜悦的笑道:“阿城,我就知道。你看你什么时候有空?我这段时间比较清闲。”

    姜孟城道:“就今天吧,我抽出一个小时的时间,你看要在哪里见面,就晚上八点的时候吧!”

    白韵琪连忙道:“好,好,好!那就在xx酒店!”白韵琪报了自己酒店的地址,下意识里,觉得如果以后姜孟城想要来找自己的话,方便多了,还不用暗示什么。

    姜孟城挂掉电话,发了会儿呆,随即拨了个电话给乌朵朵,道:“阿朵老婆,你正在干什么呀?哦,这样啊,嗯,是有事,不是宴会,也是吧,晚上我们九点有个欢迎会,六点我会准时回家吃饭,主要是八点的时候,我想跟你一起去见一个人,顺便,跟你说点事!”

    乌朵朵惊讶的道:“见什么人,还这么郑重其事的啊?”

    姜孟城道:“倒不是什么郑重其事的,主要是对方想要见见我,我正好呢,想要出一口心里的恶气,又怕你误会!”

    “哦,是个女的?”乌朵朵一听这话就明白了,有些凶巴巴的问道:“好哇,你竟然还背着我偷偷答应别的女人的约会了,是不是想要睡地板啊?”

    姜孟城听着乌朵朵凶巴巴的语气,心情就好的不得了,笑着道:“瞧瞧你,一说就急,我这不是要跟你一起去吗?你要是没有时间,我们改时间吧!之前,我一直没跟你说过,只是觉得没有必要说,不过,看来那个人是想要搅乱我的生活,我自然是要跟你说一下了,我今天刚刚报道,你也知道,这样,晚上我们边吃饭的时候,我边跟你说,可好?”

    乌朵朵点头:“嗯,那你回来再说吧!”

    乌朵朵也不以为意,尽管心里吃醋,但是对于姜孟城这种主动坦白的行为,乌朵朵觉得值得表扬,心里还甜滋滋的,看姜孟城这么在乎自己,知道自己对于那些事会吃醋还主动汇报,其实如果姜孟城不汇报的话,自己不会知道。

    乌朵朵绝对不会主动的去问,就算是会问,也就是偶尔一两次,否则,会把夫妻的关系弄的太紧绷了。

    晚上的时候,乌朵朵就做了一桌的好菜,安安、乐乐、康康三兄弟拿着筷子,自己吃东西,够不着的就自己站起来夹菜。

    整个饭桌上都没有发出一点声音,等到吃了饭以后。姜孟城就拉着乌朵朵还有三胞胎进了空间。让三胞胎自己去玩。自己跟乌朵朵说事情,一边说,一边帮着摘菜。

    乌朵朵道:“说吧,什么事还这么隐秘?”

    “也不是隐秘,就是一点小事,你不是曾经好奇过为什么我以前会那么花心吗?”姜孟城缓缓的说道:“……”

    乌朵朵听得吃醋,一张小嘴使劲的撅着,等到姜孟城说完以后。就用自己的手去扯着姜孟城的脸:“好哇,原来你还有跟别人这么浪漫刻骨铭心的一段往事!”

    然后,忽的放开了姜孟城的手,扑进姜孟城的怀里,闷闷的道;“阿城老公,我吃醋了,怎么办?你当时跟她那么甜蜜,就连现在说起的时候都怀着淡淡的悲伤,我心里难受,阿成老公。不要想着她,想着我好不好?我喜欢你。不是因为你的身份,也不是因为你的钱,你知道的,我喜欢的是你的人,虽然,我很气你那么花心,我以前也不敢投入的喜欢你,因为你那么的花心,可是,我还是控制不住喜欢你,她不喜欢你,我喜欢你,你不要为了她伤心好不好?不要为了她生气!你为了别的女人生气,为了她伤心,我心里好委屈的,你只是我一个人的,永远只是我一个人的。”

    听到这些霸道的宣言,姜孟城怎么能忍得住呢,怀着满心的喜悦,紧紧的抱住乌朵朵:“傻瓜,阿朵老婆,瞧瞧你说的傻话,我怎么会为了别的女人生气伤心呢,那都是以前,我只是恨自己当时没有睁眼看清那个人,后悔怎么没有早早的让我遇见你,后悔我当时为了她颓废的岁月却让你受到别人的挤兑,后悔有哪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影响了你的心情!阿朵老婆,我爱你,爱你胜过爱我自己!你这辈子不但是我的,就是你的下辈子,下下辈子都是我的,如果真的有来世,不管是哪一世,你都被我预定了,以后我不再看别的女孩子一眼,你也不许再看别的男孩子一眼!”

    说着,再也忍不住,低头擒住了那樱桃小嘴,深深的吸吮着,手也不自觉的在乌朵朵的身上动来动去的。

    乌朵朵动情的回应着,没有发现衣服不小心被退下了一件,夫妻俩可以说非常的投入,投入到打雷下雨都影响不了他们。

    不过~~咳,只见三个闪亮亮的电灯泡站在俩人的边上,一边还配着音,这就算是睡着的都能给吵醒了。

    乌朵朵更是一跳起来,快速的把衣服穿好,红着粉嫩的小脸,显得更加的诱人了,让姜孟城忍不住咕咚一声,吞咽了一口口水。

    尽管孩子们在,乌朵朵忍着羞意,还是没有忍心把自己的手从姜孟城的手掌中抽出来,夫妻俩应付着三胞胎,手却舍不得分开,时不时的相视一笑,甜蜜自在心中,经过刚才俩人类似告白的霸道宣言,姜孟城跟乌朵朵都觉得彼此之间的心贴的更近了,一根几乎可见的红绳紧紧的牵着两颗心。

    美好的时光总是过的很快,姜孟城跟乌朵朵都感觉自己没有干什么啊,怎么会就七点半了呢。

    想到一会儿要见姜孟城的初恋情人,尽管姜孟城没有说过那人的样貌,乌朵朵也觉得很美丽,所以,下意识的她要全副武装起来。

    穿上近期新的一条由空间丝绸做的高档礼服,配上了那套金丝红翡的首饰,无名指上带着的是那硕大的紫色珍珠的戒指。

    尽管珍珠是空间产出的,但是这个戒指却是姜孟城亲手打造的,不是用的白金,而是用的银制品,姜孟城一点点的制造出来的,含着他无限的心意。

    头发呢,乌朵朵也没有弄个发型绑起来,而是散批在肩膀上,在灯光的照耀下,更加显得那乌黑亮丽的秀发,比做秀发广告的头发发质还要好。

    看到这样的乌朵朵,姜孟城不禁在心里摇头,笑叹着:唉,阿朵老婆的醋劲果然很大!不过,他的心里暖暖的,这代表着什么?代表着她在乎自己。

    临走前,孩子们自然是交给已经过来接孩子的越云挽跟乌山河了,否则让孩子们自己呆在家里,尽管有小白他们在。他们也是不放心的。

    尽管姜孟城不认为白韵琪有这分量值得让自己夫妻俩大幅武装的对待。但是姜孟城一边开着车。一边心想:既然阿朵老婆坚持要对对方宣战,那自己也不能泄气了,嗯,一会儿自己要变现的更好!

    其实,平常的时候,姜孟城已经表现的很好了,现在要表现的更好,不过是显得更刻意一些罢了。

    很快就到了饭店。见乌朵朵要自己走出来,姜孟城忙道:“阿朵老婆,你等等,今天让我表现一番怎么样?其实,我是觉得我们没必要这么全副武装的,还显的我们多在乎她似的,不过你愿意的话,阿城老公可是会陪着你一起的!”姜孟城也不是随口说说的,说完了以后,就先出了车门。跑去给乌朵朵开门。

    正好,白韵琪坐在临近窗口的位置。看到这一幕,顿时一愣,随即有些气闷,想当初,自己跟他交往的时候,怎么没有这一面呢?

    乌朵朵挽着姜孟城的胳膊,走进酒店,然后由小弟带领着,到白韵琪说的那一个位置上。

    白韵琪输人不输阵的站起身,冲俩人笑道:“孟城,你好准时啊!对了,这位就是嫂夫人吧?你好,我是白韵琪!”说着,伸出自己的手握了握乌朵朵的手!

    白韵琪不自觉的打量起了乌朵朵,一看上面的东西,心里妒忌的要死,那觉得如果当时自己不分手的话,那些东西都是我的,瞧瞧那一身不知名材质的高级礼服,那手上套着的,就是金丝红翡的手镯,脖子,还有耳朵,这明显是一整套的首饰,还有手上的戒指,天啊,那硕大的珍珠要多少钱才能买到啊,还是高贵的紫珍珠!

    乌朵朵微微一笑:“嗯,白小姐好,我今晚听阿城说起过你。”

    白韵琪一听,心里一紧,面上却娇嗔道:“唉,孟城也真是的,我只是跟他简单的跟他见一面,瞧他就紧张的向你汇报,弄的好像我们之间有什么,不过,嫂夫人的醋劲可是有些大哦,瞧瞧孟城都有些怕你了,就是见个朋友又要向你汇报。”玩笑似的话语,但是如果在没有完全了解详情的情况下,光是这几句话就能让和睦的夫妻吵翻了天。

    姜孟城听的脸色一变,有些失望,有些气愤,当然更加的为自己不值了,紧张的看着乌朵朵,生怕乌朵朵相信白韵琪的话。

    乌朵朵自然知道姜孟城看自己是什么意思了,拍拍姜孟城的手,跟他对视一笑,然后对白韵琪道:“呵呵,白小姐说的也对,也不对。对的是,我确实是善妒的,可不想要我丈夫整天对着别的女孩子笑,我要他满心满眼的都只有我一个人,希望我的所有都占满他的身心。说错的是,阿城并不是怕我。阿城也跟我说过你们的过去了,白小姐也不用行挑拨离间的事了。”

    姜孟城对乌朵朵道:“阿朵老婆,其实白小姐说的都对,我是怕你,怕你生气,怕你不理我!我确实是怕妻子,因为太爱你,所以怕,因为太在乎你所以怕,所以,白小姐也说的没错!”

    白韵琪听的脸色又是一变,又开口道:“哦,是吗,真是羡慕起你们现在的感情啊!嫂夫人,你说笑了,挑拨你跟孟城的感情对我又没有好处。呵呵,孟城,其实,想想以前咱们在一起的日子,真的是很甜蜜啊,难道你不这么觉得吗?人家都说初恋是纠结的,呵呵,不知道你相不相信,反正我是信了,分手后,其实,我时常想起了你!”

    ……

    一番言语的刀枪剑影,乌朵朵深深觉得比做什么都累,不过,好在最后成功的把对方给打发走了,也不会再有什么念想了,白韵琪没有什么收获,却让姜孟城跟乌朵朵的心贴的更加的紧密了,对于俩人来说,这是意外的惊喜了。

    在后面的日子里,姜孟城的升职跟做火箭似的,嗖嗖的飞的老快了,直到坐到了国家主席的位置总共也就花了十一年的时间,至此,姜家的权力达到了巅峰时刻,成为了名副其实的第一世家。并且,这个名头显然要持续很久,因为这一年的姜孟城也就四十五岁,正值壮年!

    这背后。自然是少不了乌朵朵空间里的药材运了。还有那些珍珠。藏红花,燕窝,用来交好贵妇是最好的选择了。

    而在姜孟城官场节节攀升的时候,乌朵朵的生活也是惬意而充实,每天除了练武,跟朋友逛街,就是回家鼓捣起自己的柴米油盐酱醋茶,她的目标也开始实现了。所有的东西,自产自销啊!

    而在一次折腾葡萄酒的时候,乌朵朵才终于又发现了那些被堆积了不知道几年的米酒,打开一闻,真是闻一下都要醉了的感觉。

    乌朵朵搬出一坛酒,自己先倒了一杯尝一尝,喝着一点都不辣喉咙,而且酒香四溢,含着稻米的清香,喝一口。一股暖气从胃里一直蔓延到全身,回味甘甜无穷尽啊!

    凡是喝过这酒的就没有不喜欢的。姜家人自然是自己每天享用了起来,每天一小杯,不是他们不想喝多,而是只是一杯,他们就醉了,会想要睡觉,睡完了以后,精非常的好,浑身有使不完的力气!

    有跟姜家交好的,其他世家的老爷子,也曾有幸分的一杯,自此后,每次见到姜涛都要讨酒,跟他讨不成就拉下脸来跟小的讨,奈何姜日澜也是个小狐狸,最后,老爷子找到了乌朵朵这里,终于讨到了一瓶酒,这才都眉开眼笑的离去!

    姜家的小包子呢,却在十岁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学习高中的知识了,经过仙气开发过的大脑,那真是全世界顶级的高智商脑子了,表现出来的聪明让人觉得可怕,自从六年级开始他们每天去练武上学了以后,学习上的进展是飞快的,一年的时间,兄弟三人就学完了小学课本,两年的时间就学习完了初中的课本,而且是科科满分,这都不算什么,过目不忘那真是小意思,关键是太聪明了,什么东西,只要解释一遍三胞胎都能理解了,就算是再难的,也没有超过三遍,理解了以后,还会自动的跟以前学习的相关知识连接起来,融会贯通了。

    不但如此,就算是这段时间,三胞胎还抽空跟乌朵朵学英语,现在已经能操着一口流利的英语跟英国的小朋友对话了。

    三胞胎现在已经有了自己的规划,一个打算以后毕业了子承父业,进部队里去,一个是打算在官场上混出个人样来,一个呢,则是打算在商界打造出自己的商界帝国!所以,一致的目标是争取在两年后把高中知识学完,再花两年学完大学,然后出国去逛一圈,呆个几年再回来,正好,他们到时十六岁,正是成年的时候啊,他们就要开始实现自己的目标了!

    乌家在京城也是彻底站稳了脚跟,有乌朵朵的一些东西做辅助,又有资金上的支持,乌振飞在不依靠姜家的情况下,也做到了国家发改委委员的职位了,苏友仁呢,也做到了副董事的位置,乌小贝在京城有名的学校上学,成绩优异,虽然不如三个表弟那么高的智商,在一般人的眼里,也是变态天才的存在,也经常跟三胞胎一起玩,感情很好,弥补了他没有兄弟姐妹的缺憾。

    乌山河跟越云挽也彻底在这里安家了,天天都有朋友邀着去爬山,钓鱼或者跳舞什么的,生活多姿多彩。

    苏家在京城的公司也已经发展成了一流的大公司,在整个国家数一数二的。

    郝百胜在姜家的关系庇佑下,更不用说,发展成了京城第一大房地产商,信誉优良,甚至在其他三个省市都成功的开了分公司,并且经营良好,每一个分公司都拿下来几个大项目。乌朵朵的荷包也越发的鼓了,分红是多多啊!

    中和的董事长退休了,就被卓金佐接替过来,管理着中和铁矿厂,而f省的那一家,已经关门了,在卓金佐的带领下,中和走向了世界五百强之列。

    杨乐乐就专心的在家当起了富太太,不过却不甘寂寞,自己开了家美容店,本意是想专门为自己服务,哪里想到却生意兴隆。

    钱明终于又遇到了一个心爱的女子,娶了对方过上幸福的日子,并且还把钱家带领的蒸蒸日上。

    叶师弟也娶老婆了,对方比叶师弟大三岁,因为完美的误会,在一起,俩人整天过着两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的日子,感情呢,却是越吵越好!

    每一个人都过上幸福快乐的日子!(未完待续……)

    ps:感谢maryane的两块平安符!

    最后章推两个好友的文哈:

    上古花妖重生到清朝耿府,为了吸收龙气增进修为给雍正当侧室。

    在雍正的后院养花种草,修身养性,生包子。

    雍正小老婆,凤轻轻

    这是一个牛逼特工在异世的伪修仙故事,踏步青云路,一人一剑笑花间!
  https://www.shuquge.com/txt/43042/654123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