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第410章 葬礼与远方来客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410章 葬礼与远方来客

    “狗泉水拿命来!”

    “靠!我抽了那么多次……凭什么不能中一下?!放开我!我为联盟立过功!我要见管理者!”

    “来,给我搭把手!”

    “左腿交给你了!”

    “???”

    “喔喔喔!这目镜好厉害!看到的小人都在发光诶!啧,可惜,要是能透视就好了!”

    “啊啊阿尾别跑!给我也看看!”

    “不行不行,你的脑袋太大了!会把我撑坏掉的!”

    404号避难所上方的疗养院,门口的广场上热闹的就像过节,登陆的玩家都拿到了他们的奖品。

    包括泉水的便携式护盾背包。

    包括尾巴的热成像目镜。

    还有等等一系列的新奇玩意儿。

    被好兄弟们扛着拖到一颗大树前的泉水发出了惨叫,嘴里反复呼唤着“狗战地”和“吾儿何在”。

    可惜他麾下的那位勇将,已经跟着军团去沙漠了,这会儿指不定已经变成了军团的形状。

    戴着方头方脑的眼镜,发出嘿嘿嘿笑声的尾巴被肉肉追的满广场跑,斯斯和芝麻糊坐在广场的旁边悠闲的看着。

    “感觉那个目镜……应该是连接在头盔上的,这么直接用橡皮筋绑着不奇怪吗?”斯斯略微有些在意地说道。

    头顶的猫耳轻轻晃了晃,芝麻糊笑着说道。

    “嘛……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啦。”

    广场的边缘。

    老白的手中握着一把短斧,左手挠了挠后脑勺。

    “这玩意儿……该怎么用?”

    斧子的握柄是橙红色。

    斧刃看着并不锋利,甚至有点钝,倒是那侧面瓦亮的像镜子一样,映着一张懵逼的脸。

    杀鸡老兄好奇地走过来看了一眼,见那斧子钝的都快能当锤子用了,于是又兴趣缺缺地走了。

    老白的脸上写满了迷惑。

    这……

    就是个消防斧吧?

    “要不找个东西砍一下试试?”站在一旁的夜十,也没看懂这玩意儿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狂风捏着下巴思忖了片刻,正要说说自己的看法,这时候,熟悉而靠谱的声音忽然从一旁传来。

    “热熔切割斧。”

    “虽然应用场景是消防,但和一般的消防斧不同,它能根据特殊效应,挤压斧刃上的气体,在高速撞击目标的瞬间形成定向喷射的热切割气流。”

    “充电接口在斧柄下端,上方两寸有个按钮,按住就可以给电容蓄力了。”

    游戏中出现过的装备,基本上都能在官网资料库中检索到相应的词条,而避难所出品的装备,更是有详细的资料。

    那怕只有一件。

    在登录游戏之前,方长已经把这次抽奖新增的装备都过了一遍,对这些武器有了个大致的了解。

    毕竟避难所中的武器设定上来自战前时代,并非玩家的专利,既然出现在了玩家手中,自然也可能出现在其他势力的手里。

    然而……

    众人惊讶的并非是方长说的那些话,而是他本人。

    “物理穿透,是黑切没错了——卧槽!方长!?”

    看着从基地大门方向走来的方长,夜十的眼睛顿时瞪大了,甚至就连一旁的狂风,脸上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你起床了?”

    “嗯……抱歉来晚了一会儿,我刚看完更新内容。”

    方长的脸上挂着黑眼圈,估计是没睡好。和平时不同的是,他的脖子上还挂着一条防风围巾。

    明明这儿到处都是树,根本没有风沙要挡。

    “你不热吗?”

    “还好。”

    那张冷静的脸上,罕见地浮起了一抹红霞。

    轻咳一声之后,方长略微生硬地岔开了话题,摆出认真严肃的表情说道,“……我的事情先放在一边,你们都抽到了些什么?”

    “大狙!”夜十嘿嘿一笑,语气带着一丝炫耀,“15式‘蟒蛇’高斯步枪!爷终于欧了一回!”

    方长略有些惊讶地看了他一眼。

    “原来那把枪被你抽到了……话说你咋没带出来?”

    夜十腼腆一笑说道。

    “今天去城区,带那个没用。”

    狂风调侃了句。

    “是弹药不好搞吧。”

    夜十挠了挠后脑勺。

    “弹药是小问题,主要是枪管……”

    和管理者的那把无枪管设计的20式‘刺针’高斯步枪不同,15式是有枪管、有膛线的长射程高斯步枪。

    由于弹丸依靠膛线自旋,且弹丸初速较快,因此对枪管的损耗和负荷也远超一般的轻武器。

    不过相对于20式的“尾翼稳定子弹”而言,15式的子弹要便宜的多,甚至可以用武器商店的工作台手搓。

    企业的大多数高斯步枪,采用的都是类似的“有枪管”设计,并且将枪管做成了易于更换的可拆卸式,大多也是出于成本和便于就地取材的考虑。

    方长了然地点了下头。

    “……你那款武器的数据我看过,电容满蓄能可以将65g的7mm弹丸加速到5马赫,对远距离和超远距离目标的杀伤性能非常优秀,去了沙漠地图之后应该能派上大用场。”

    对夜十的武器做出了中肯的评价,他接着又看向了狂风。

    “你呢?”

    狂风回答道。

    “阿尔法狗。”

    方长微微愣了下。

    “啥?”

    狂风继续说道。

    “一只机械狗,他给取的名字。”

    “机械狗……那个a-1地面武器平台吗?”方长了然地点了下头。

    那款武器他同样在官网上看过。

    外形是一台长度1.5米的4足机器人,常规负重能达到2.7吨,可以作为移动补给站、战场信号中继器、甚至是无人机的“充电桩”。

    与此同时,它本身还可以作为火力平台,挂载12毫米机枪、40毫米榴弹以及发烟器等等。

    不管是下本还是打团,这玩意儿都非常的有用,简直是为智力系玩家量身打造的神装。

    方长只用了5秒钟就想出来了6个以上的运用场景,目前为止全服好像就出了这一台。

    老白看向方长。

    “话说你呢?”

    方长笑了笑说。

    “动力翼装飞行器!我正打算去避难所里取出来呢,看说明可作为背包携带,也可拆下来当固定翼无人机,不过穿上这东西以后就穿不了重型外骨骼了……而且我没玩过翼装飞行,我还得练练。”

    夜十:“卧槽,牛逼!”

    狂风:“和你的弓箭倒是挺搭。”

    “还行吧,”方长谦虚地说了句,接着又看向了老白,“说起来老白,你贡献点已经到骑士了?”

    “嗯,100125点,刚拿到骑士头衔!”老白咧嘴笑了笑说,“那动力装甲还挺贵,花了我100万银币。”

    听到这话,周围众人都是一阵羡慕。

    全服首台动力装甲!

    服务器战力天花板又被提高了。

    方长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一百万银币能买到就不错了,知足吧你。”

    夜十也忍不住吐槽道。

    “太凡尔赛了!”

    老白不好意思嘿嘿笑了笑。

    说实话,一开始他确实有点儿担心那东西会不会存在什么瑕疵,然而等他真正穿上那套动力装甲之后,顿时理解了管理者为何总是穿着动力装甲不愿意脱了。

    那东西虽然看着笨重,但实际上比想象中的还要灵活,把功率拉满之后,几乎感觉不到一丝一毫地负重。

    不止如此,装甲的舒适度也相当的讲究,内置有空气净化系统和空调。提供能量的便携式反应堆和燃料棒的使用寿命分别是以年和月为单位计算,完全不用担心续航。

    如此完美的装备,价值显然不只是一百万银币,哪怕后面再加个零,巨石城的贵族肯定也会毫不犹豫地掏出上千万筹码争相购买。

    也正是因此,该装备需要贡献等级才能购买,并且购买之后会与使用者绑定,不用了只能以一折价格卖回避难所。

    说到这儿,一些云玩家肯定会好奇,如果我就不遵守规则和法律,非要把绑定的装备卖给其他幸存者聚居地会怎么样?

    这个问题问的非常好。

    等拿到头盔之后,花上近一年的时间把贡献点练到骑士,拿着价值数千万乃至上亿,并且承载着无数回忆与感情的账号试一试就知道了。

    当然了,如果连狗群主的禁言都受不了,最好还是不要太高估自己的血压和心态。

    大致了解了下队友们的装备,方长接着说道。

    “说起来咱今天有什么安排?”

    “科考团任务,目标市中心二环线内,帮咱们的殷方小哥弄点研究样品回来,顺便测试下刚弄到的新装备。”老白看着方长调侃了句,“话说你这么急着做任务,不去陪陪你的小女朋友?”

    “对了,我特么差点忘了问,你们到底发展到哪一步了?”夜十的八卦之魂瞬间燃烧了起来,眼中闪烁着光芒。

    狂风虽然没有说话,但也好奇地看着这边。

    方长的目光略微躲闪地飘向了一旁,无处安放的食指和拇指,捏了捏头发的鬓角。

    众人等了好一会儿。

    结果只等到一句模棱两可的敷衍。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周围一阵沉默。

    夜十忽然看向了狂风。

    “要不把这家伙送去陪泉水老兄吧。”

    狂风表情微妙地点了下头。

    “嗯……我觉得可以。”

    方长:“……?”

    ……

    【

    id:楚光

    基因序列:管理者(第四阶段)

    等级:lv.27→lv.30

    ——基本属性——

    力量:25→33

    敏捷:20→25

    体质:22→27

    感知:21→26

    智力:24→29

    】

    404号避难所b3层。

    躺在医务室的扫描床上,楚光通过赫娅递来的平板,确认了更新之后的属性面板。

    28属性点。

    其中一多半都是基因序列开发进度突破30%带来的。

    相对于其他玩家而言,他的属性成长相对均衡,虽然某一项并不突出,但总额却高的离谱。

    除此之外,继“野性本能”、“心灵威慑”与“蜂群思维”之后,基因序列的第四阶段赋予了他新的“天赋”。

    【“胜利呼唤”:声带以特殊的频率震动,为呐喊之声注入勇气,使共鸣之人产生战无不胜的决心。】

    新的天赋同样是光环。

    在赫娅的提议下,楚光对着她实验了一下。

    根据其本人的评价,心率和生上腺素有所升高,其他各项指标也有小幅度变化,但效果并不是太明显。

    也许是因为应用场景错误,也许是音量不够,或者是仿生学器官削弱了有机体与有机体之间的共鸣……

    总之效果不如蜂群思维明显。

    毕竟站在指挥部里开启天赋的时候,楚光能很明显的感觉到,各军官的思考速度快了不少。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给他来个“全体战斗力+8”。

    “……看来我之前的猜想是正确的,你的基因序列会从其他个体的开发进度中获得进化要素,从而累计自身的开发进度。就像你说的蹭经验……虽然原理暂不清楚,但大致效果是类似的。”

    盯着屏幕中缓缓飘动的dna序列以及三维人体结构图,双臂抱在胸前的赫娅轻声感慨道。

    “照这个速度发展下去……用不了多久你就能变成个怪物了。”

    “谢谢夸奖。”

    穿好了上衣,楚光视线落在了不远处的终端机屏幕,脸上的表情忽然变得有些微妙。

    虽然是三维结构图,虽然这儿是医务室,虽然但是……

    被人盯着一直看果然还是有些奇怪。

    注意到楚光的视线,赫娅轻轻抬了下眉毛。

    “还有什么事吗?”

    “没了。”

    “那就快出去吧,我也要继续我的研究了。”赫娅表情略微兴奋地催促说道。

    看得出来,刚刚从自己身上弄到的研究素材,给她的研究课题带来了不小的启发。

    希望她的课题能早日结题。

    对于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他心中同样充满了困惑,尤其是当他想到昨天晚上做的那个梦的时候。

    梦中。

    他回到了最初的那个荒郊野岭,不过并没有往南走去贝特街,而是寻着阑珊的灯火,身体不受控制地走去了东边的76号街。

    那儿是变种人的巢穴。

    绿皮肤的大只佬们坐在门口大快朵颐,囫囵吞枣地咀嚼着腐烂的肉块,用粗鲁的嗓门哼着末日的歌谣。

    他清楚地“看见”自己,那个穿着蓝外套的男人脸色苍白地后退,不慎踩中了地雷的绊线,在一阵烟雾中,倒在了一辆废车旁。

    梦到这里便结束了。

    不过有着些许不同的是,那天晚上并非一片晴空,没有流着哈喇子的双头犬,而是下着鹅毛般的大雪……

    从医务室出来之后。

    楚光正巧撞见了从仓库里走出的殷方,只见他一脸忧愁,嘴里小声地嘀嘀咕咕着。

    “真是浪费……”

    正思索着昨晚那场噩梦的楚光抬起头,困惑地看向他问道。

    “浪费?”

    殷方叹了口气。

    “嗯,那个生产咖啡豆的黑箱。”

    从前线回来的时候,楚光顺手把79号避难所的黑箱一起带了回来,只留了了个给萌新们做蓝外套的箱子,和那个大到实在搬不走、用来生产便携式反应堆的箱子。

    “冠军”注射剂对玩家来说是不错的buff,避难所的研究员们也可以用来提神,而“趣奇”多味饼干可以用来赚取外汇,“小行星”牌肉罐头则可以作为军粮。

    每一个黑箱如何使用,楚光都已经做了妥善的安排,只有那个生产咖啡豆的没什么用,干脆就丢给殷方研究了。

    刚拿到那黑箱的时候,楚光还看见这家伙一脸如获至宝的表情,这才一天时间都不到,就已经腻了?

    楚光表情不禁有些怪异。

    “……那个黑箱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问题,如同魔法般的技术,完美的令人着迷,而海拔1500米环境生长的咖啡豆也毫无疑问是精品中的精品……”

    说着说着,殷方脸上的表情忽然义愤填膺了起来,“但为什么要烘干脱水!它就不能省略掉最后一个多余的步骤吗!”

    楚光愣了一下。

    “……烘干过的不行吗?”

    他不是很懂,也不咋喝那东西。

    “……剥了壳的米粒还能种出水稻吗?而那千篇一律的豆子,就算磨成了粉,也掩盖不了它没有灵魂的事实,我还不如喝速溶的。”

    嘴里念叨着难懂的话,殷方摇了摇头,在楚光茫然的视线下,朝着电梯的方向走了……

    ……

    远处升起的黎明爬上了树梢,正午时分的阳光照耀在清泉市的北郊,与昨日相比宁静了不少。

    昨日是庆典。

    今日是光荣者的葬礼。

    由于废土上能活到现在的生物大多不怎么挑食,因此绝大多数幸存者聚居地都会把尸体烧掉,避免引来危险的异种。

    久而久之,火葬便成了一种习俗。

    联盟延续了这一习惯。

    不过对于为联盟牺牲的光荣者而言,联盟会为其保留一块供后人瞻仰的墓碑,并尊重本人的意愿是将骨灰埋在墓碑下面,还是洒在他们想去的地方。

    另外,玩家有更多的选择,可以火化,也可以躺进活性物质转化炉把自己的尸体炼了。

    回收的活性物质,可以抵扣复活成本。

    联盟的螺旋桨飞机在空中拉长了白烟,几名王牌飞行员通过精湛的飞行表演,拉开了葬礼的序幕。

    飞机缓缓降落在机场跑道。

    摘下飞行员帽,落雨抱怨了一句。

    “靠!为啥我的飞机叫笑川号?”

    走到旁边的蚊子嬉皮笑脸地说道。

    “你自己起的名字,你不开谁开?”

    落雨:“@#%!”

    曙光城东边的墓园。

    青葱的草坪上坐落着一块块青灰色的石碑,宁静的氛围中带着一丝淡淡的哀伤。

    身着正装的司仪,用悠长而平稳的声音念着悼词。

    墓园的内外站着很多人。

    有曙光城的官员,有第一兵团的军官,以及各行业的代表和仪仗队的士兵。而墓园之外,也有自发来到这儿的人们。

    包括跟随联盟一同参战的佣兵。

    对于废土上的大多数幸存者而言,葬礼都是个很稀奇的东西,尤其是这样公开进行的葬礼。

    曝尸荒野才是废土客们的归宿。

    站在一行人的中间,楚光安静地看着葬礼进行。

    联盟规制的仪式中,并不要求出席殡葬仪式的人一定要穿某种颜色的衣服,只要求着装正式、且得体。

    那名为“秩序”的湛蓝色装甲,对于战争中逝去的英魂而言,毫无疑问是最高规格的礼遇。

    站在楚光的旁边,罗骅的心情有些低落,眉宇间写满了沉重。虽然还在养伤,但他还是执意拄着拐杖来到了这儿。

    “抱歉……给你们添了这么大的麻烦。”

    楚光看了他一眼,轻声说道。

    “不必自责,这不是你的错。”

    不管有没有罗骅,军团的人在解决了落霞行省的麻烦之后,迟早都会杀到这儿。

    豺狼的野心是没有止境的。

    除非把它们打疼了。

    然而罗骅却并不这么想,仍然沉浸在自责的心情中,眼中写满了复杂,不知道在思考些什么。

    葬礼进行到一半。

    这时候,卢卡忽然移步到楚光的身旁,用很轻的声音低语道。

    “巨石城的使者抵达了曙光城,使团团长是巨石城民兵团的团长,他自称代表巨石城的城主,希望就设立大使馆、钢铁之心号以及未来合作的事宜,和您当面谈谈。”

    安静地听完了卢卡的汇报,楚光轻轻点了下头,用很轻的声音说道。

    “让他们来见我。”

    卢卡轻声问道。

    “这里吗?”

    楚光点了下头。

    “是。”没有再多嘴询问,卢卡恭敬地颔首,转身退入人群,脚步匆匆的离开了墓园。

    约莫半个小时左右。

    当卢卡再次返回的时候,身旁跟着两名警卫,以及巨石城的使团。

    使团一行共六人。

    楚光看了一眼距离卢卡最近的那个男人、

    他的身上穿着民兵团的军服,肩章上缀着金色的丝带,眉宇间透着威严和锐利,想来这位应该就是巨石城民兵团的团长。

    没记错的话,他的名字似乎叫赵永旭,是那位豪斯先生口中的“房明大人”的亲信。

    楚光的视线在他身上停留了两秒,随后便挪开,继续看向了正在主持葬礼的司仪。

    那民兵团团长的表情略微惊讶,紧接着便闪过一丝不悦。

    注意到了他脸上的表情,站在旁边的卢卡轻声说道。

    “我们的管理者大人正在参加阵亡士兵的葬礼,这是他今日行程中最重要的安排……还请您稍作等待一会儿。”

    赵永旭的声音带上了一丝淡淡不悦。

    “有什么事情比我们之间的关系还重要吗?”

    在他看来那不过是几盒骨灰而已,找个地方随便埋了不就得了,何必这么大费周章。

    往常浪潮结束之后,他们通常都是把佣兵的尸体,和那些异种们的尸体一起打包给合作的商行处理,根本不会浪费时间去搞什么葬礼仪式。

    卢卡的表情没有变化,仍旧是平静的语气轻声说道。

    “管理者大人常和我们说,对死亡的尊重,即是对生命的尊重……您正值壮年,应该还有很长的时间,为何要与已故者争分夺秒呢?”

    赵永旭微微眯起了眼睛,神色中闪过了一丝凶光,但只是一瞬间,他很快便将那眼神收敛了起来。

    没有事先预约突然造访,他这边确实理亏。

    但即便如此,这些人“装腔作势”的态度还是让他感到了一阵火大。

    简直是不把他们放在眼里!

    不过,现在毕竟在人家的屋檐下。

    示意身旁的手下和其他使者稍安勿躁,赵永旭安静地站在了墓园外面,打算看看那个管理者想玩什么把戏。

    没过多久。

    他听见那个司仪,用庄严而肃穆的声音说道。

    “……纪念牺牲的2934名避难所居民,231名曙光城居民,71名黎明城居民,以及397名巨石城居民。”

    “你们的牺牲换来了来之不易的和平,我们会带着你们的理想继续前进。”

    站在赵永旭旁边的军官抬了抬眉毛,压低了声音和身旁另一边的使者窃窃私语道。

    “巨石城的居民?那个人说的该不会是……那些拿命换酒钱的佣兵?”

    那个来自内城的贵族,同样表情微妙地点了下头。

    “应该是的。”

    这些人居然连佣兵的骨灰一起埋了?

    那军官瞥了瞥嘴,虽然什么话也没说,但那眼神中的不屑却是更加的赤果了。

    这些北郊的乡巴佬们打算埋谁他不在乎,但把那些佣兵称为巨石城的居民却让他感到了冒犯。

    如果那些趴在围墙边上乞活的蟑螂都能算是巨石城的居民,那他们的人未免也太多了点。

    赵永旭微微皱了下眉头。

    让他在意的倒不是身旁手下们的交谈,而是不远处站在墓园旁边围观的那些佣兵们。

    那些人脸上复杂的表情,让他感到了一丝不快,但又说不上来那不快来自哪里。

    站在墓园中的楚光,走到墓碑前放了一束花,念完了提前准备好了悼文,安静地重新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到此为止,葬礼已经接近尾声。

    楚光并不指望巨石城的使者,会因为这场庄严的葬礼而感动的哽咽,从而在谈判中做出让步……

    那种理想化的事情根本不现实。

    但如果他们的团长愿意在这时候走上来,在墓碑放上一束鲜花,或许能改变不少人对他们的评价。

    无论是曙光城的人,还是巨石城的人。

    然而遗憾的是,那个男人并没有这么做,甚至连假惺惺的表演都不愿,只觉得多呆一秒钟都是对生命的浪费。

    如果换成那个杜隆,八成已经借着这个机会即兴演讲,宣布和联盟的友谊了……反正动动嘴巴的事情又不吃亏。

    “看来是个‘鹰派’。”

    楚光心中默默思忖。

    “最高军事长官”的身份是出于重视,而这位“使团团长”本人的态度,则大抵上代表了城主本人的态度。

    这场谈判怕是会很艰难。

    不过换个角度想,如果能把鹰派的爪子给磨平了,南边反而会成为联盟最坚固的盾牌也说不定。

    这或许是个机会。

    对这个团长接下来要说的事情已经心里有数,就在楚光思索着一会儿怎么谈的时候,耳边传来了小柒的轻咛。

    “主人。”

    “正东方向来飞机了!”

    楚光略微迟疑。

    “飞机?”

    小柒干劲十足地说道。

    “嗯!有好多架呢。”

    ……

    (感谢“iiiiiiiiiiix”的盟主打赏!!!)


  https://www.shuquge.com/txt/61401/4519394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